Hello Folks! Welcome to Our Blog.

大众汽车集团销量萎缩、业绩增长乏力、股价下跌可能是背后的深层因素沃尔夫斯堡两个家族下定决心要废除现在的“狼王”。

7月23日是中国的“大暑”节气,是夏季的最后一个节气。大暑比小暑要热。.是一年中最烈最热的节气,“湿热”在这个时候达到顶峰。2022年,40℃的高温已成为华南地区标准。

另一端距离中国数千公里的欧亚大陆,任期只有一个月的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或许感受不到一丝温暖,但或许更寒心。因为突然接到集团通知,他将被提早解职,结束其作为全球最大汽车公司之一大众汽车集团负责人的职业生涯。

由在集团内游弋近30年的保时捷CEO奥伯莫接任,并将来到大众汽车集团的权力中心。

在笔者看来,沃尔夫斯堡的“狼王”早早下课了,这一次有点突兀。毕竟这不像多年前的马丁·文德恩,为大众“排放门”丑闻付出代价,还是承担责任。

不难从众多欧美媒体报道中发现,赫伯特·迪斯被免去大众汽车集团CEO一职,并不是因为他主动辞职,而是出差去美国。保时捷家族密谋推翻迪斯。

的确,在此之前很难看到任何蛛丝马迹。首先,迪斯的任期还有三年,从大众汽车去年的年报和第一今年一季度财报,同样可圈可点。

更何况,迪斯还在为保时捷的IPO做准备,集团的电动化战略正在“高歌猛进”。

不管怎么看,在迪斯的带领下,大众汽车集团正在积极或从根本上实施战略转型。

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通常都没有必要当场改变,也绝对不会是最好的选择。那么,大众汽车集团到底什么时候到了要废掉自己的统帅的地步——掌权,立新王?

就我对大众集团和迪斯的了解,或许迪斯对大众集团动手术刀的时候,有点太暴力了。连皮耶希和保时捷家族都受不了这样的折腾。

德国的大众集团可能就像中国的一汽和二汽(现称“东风汽车”)。大规模裁员、标新立异、不顾团队合作会被视为异类,内部很容易树敌。更何况迪斯是从宝马来到大众的,作为一个局外人,可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要被冒犯。值得肯定的是,支持迪斯的幕后老板能坚持到现在并不容易。

关于上述问题的相关报道在过去几年里铺天盖地,但在看到车K线,迪斯被报废了。这些问题可能是一些导火索。更核心、更深层次的原因,大概是大众集团。在迪斯的带领下,过去几年的销售业绩、营收、利润等指标,都让监事会不满。

如果销量稳步增长,收入和利润水平快速增长,即使是强权和武断,背后有实权的人也未必提前三年结束新续约。

它在汽车K线的统计中不难发现,大众汽车集团的销量持续下滑,从2019年的近1100万辆到2021年的858万辆,回到了10年前的水平。

从财务上看,大众汽车集团,包括但不限于营收和营业利润等几项核心指标,近年来也遇到了瓶颈,增长乏力。

为集团电气化、智能化转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什么时候能从纯电动车中获利,还是在未来。这就像一个黑洞,大众集团吸了数百亿欧元,却看不到未来。

恰恰相反,特斯拉只用了10年的时间,就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车企,扭亏为盈后迅速实现高速盈利;老对手丰田汽车表现非常稳定,仍然是世界上最赚钱的汽车公司。也遭遇了疫情和供应链的冲击,但销量并没有缩水那么多。

迪斯表示,大众的电动车将在2025年超越特斯拉,恐怕在当前的国际经济政治环境下,欧博莫会是一个有点难做到。

其实,这次迪斯被“火线”开除的事实,是不能下课的提醒人们卡洛斯·戈恩近几年的遭遇。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由于日产的咄咄逼人,几乎瓦解了。

最后,戈恩家族和以色列也上演了一部能拍成电影,能写成小说的“戈恩救赎”。

当然,大众集团并非如此,因为真正的权力牢牢掌握在两个家族的手中,但现在负责的奥伯穆保时捷的e,想要顺利接过接力棒,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如前所述,大众斥资数百亿欧元的电动化战略会不会因为当前的国际形势而松动,以及软件业务会不会重新规划……

之前迪斯担任大众汽车集团转型的火车头和念经的外国僧人,现在转型的动力是否会减弱,很难说。

在大众汽车集团的新闻稿中,“团队合作”是Obermo的重中之重。对奥博莫来说,稳定人心可能是他的重中之重。

最后我们来看看中国市场。一直支持中国的Diess离开后,Obermo将如何看待这个对大众汽车集团来说非常重要的市场,会不会把重心放在北美或其他更有潜力的市场?区域转移目前尚需时间观察。

从汽车K线统计来看,大众汽车集团2021年在华销量将回到2014年的水平,较2018年的高点减少80万辆!

或许,面对中国市场的失利和全球销售业绩的萎缩,大众汽车集团也需要给投资者和看得见的手,一个声明和一个解释。别忘了保时捷是大众汽车最赚钱的细分市场群.

发表评论

YABOAPP_下载登录
近期评论